主持人 侯豐: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焦點訪談》。
  對於一個人、一個家庭來說,不光要知道掙了多少錢,花了多少,怎麼花的,花得對不對,值不值,也得心裡有數,對於一個國家來說也是如此。今天審計署發佈了2013年度審計報告,那麼這份新鮮出爐的報告都反映了什麼問題?又披露了哪些違規單位和典型案例呢?
  解說:
  2014年6月24號,審計長劉家義受國務院委托,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了2013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情況。審計報告分九大部分,重點反映了中央政策措施的貫徹落實情況。
  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 高培勇:
  審計就是要捍衛國家財政資金安全,要規範財政資金正常運行,所以這一次披露出來很多問題,都較以往大大向前邁進了一步。
  解說:
  中央“八項規定”帶來一股清風,也給三公經費帶上了緊箍咒,效果如何呢?被公眾稱之為反腐“尖兵”和“利劍”的審計機關,這次不但審計了中央部門,還審計了所屬單位。不但審了三公經費、還審了會議費,加起來是四費。審計把所有細項都單列出來,作為檢查的重點。
  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 王雍軍:
  今年審計報告對三公經費,審計範圍比以往更全面,不僅涉及到公款招待、公費出國,還涉及到了公車配置。那麼審計報告在有些方面發現的問題比去年少了。
  審計署行行政事業司司長 徐吉明:
  和2012年相比,中央部門在四費方面,用財政撥款支出這一塊的話,應該說總體比例下降了超過20%。四費方面存在的問題,主要來看是近70%的(問題),都是在所屬單位,應該說問題在下沉。
  解說:
  從審計結果看,中央八項規定以來,公款吃喝、公車消費、公款旅游這三項得到明顯遏制,尤其是公款吃喝問題遏制的效果最明顯,但審計也發現,個別部門和所屬單位還存在轉嫁或攤派、自行調劑項目或其它支出用於公務接待的問題,違規金額266.85萬元。從金額上看公款吃喝大為收斂,但是隱蔽性有所增強。
  公車消費、公款出國的問題也大為改善,但仍有個別部門和下屬單位還存在著超編製、超標準配、以及變相配備公車的現象。同時在因公出國(境)方面巧立名目變相公款旅游的個案還偶有發生。比如說,中國地質調查局“美國和加拿大開展頁岩氣技術考察團”改變在美行程,前往拉斯維加斯停留3天,回國後還報稱當時在加拿大考察;海洋局2012年組織的跨部門“赴南極長城站考察慰問司長團”,批覆11天,實際行程13天,其中6天在法國和智利,實際轉機時間只有2天。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 李成言:  
  明確了八項規定、明確了群眾路線的四個作風,已經在落實、在抓,你還這麼頂風作案,你到底要去向何處去,你還想幹嗎?這些都值得我們關註。
  李成言:
  審計非常重要,第一在推動中央新的領導,抓作風建設向縱深發展。第二審計發現的問題,要求去整改嚴肅處理,最主要的可以造成,我們正確的政策和行為,形成習慣化、形成一種朴實廉潔的文化。
  解說:
  新一屆政府提出“約法三章”,樓堂館所一律不得新建,各地基本都能嚴格遵守,但還有個別的違規個案。比如說,林業局所屬大興安嶺林業集團公司投資1.45億元建設三亞接待處項目。民航局違規批覆哈爾濱太平國際機場空管工程6250平方米的綜合業務樓初步設計,但其中80%以上的面積是“搭車”建設的辦公樓。
  李成言:
  審計非常重要,第一他在推動中央信的領導,抓作風建設向縱深發展。第二審計發現的問題,要求去整改嚴肅處理,最主要的可以造成我們正確的政策和行為,形成習慣化、形成一種朴實廉潔的文化。
  解說:
  三公經費和“小金庫”,都是關乎納稅人錢袋子的問題。中央在嚴管三公經費的同時,也加大了對“小金庫“的查處。審計查出賬外“小金庫”1.94億元,但涉及的中央部門本級只有一個,剩下34個都是所屬單位。
  中央部門本級的“小金庫”幾乎已經絕跡,但個別國企所屬單位仍有僥幸心理。如大唐集團所屬兩個公司,私設200多萬元“小金庫”,全部用於向領導班子成員及管理人員發放獎金。當大家在關註濫發福利時,更應該關註國企投資虧損問題。
  中央規定“重大事項決策、重要幹部任免、重要項目安排、大額資金的使用,必須經集體討論做出決定”,簡稱“三重一大”。審計報告披露,抽查的11家國企791項重大決策事項中,230項存在違反“三重一大”的決策程序、缺乏可行性研究論證以及決策內容不符合規定等問題,造成損失或潛在損失134.68億元。如中石油的油氣開發、併購重組、國有資產處置等過程中,一些企業管理人員濫用職權、違規決策、甚至與民營企業或個人串通牟取私利,嚴重損害國有權益。
  高培勇:
  從審計報告當中所披露出來,各種違法違紀的事實來說,現在看起來大量事情,不在於我們不明白、不瞭解,而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解說:
  審計之後就要問責,截至今年5月31日,190名國企相關責任人被處理,其中廳局級幹部32人。審計在反腐方面,不僅針對謀私的個人,也瞄準了謀私的部門。這次審計報告將“一些中央部門主管的社會組織和所屬單位依托行政資源不當牟利”單列一項,予以披露。審計發現,至2013年底,衛生計生委、國土資源部、住房城鄉建設部等13個部門主管的35個社會組織和61個所屬事業單位利用所在部門影響,採取違規收費、未經批准開展評比達標、有償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29.75億元。
  王雍軍:
  以往的審計報告也談到了類似的問題,今年的審計報告談得更明確,這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我們認為政府在加大反腐敗力度,腐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行政部門掌握了太多,而且很少受到監管的權利,當權利很大,又缺乏有效監管的時候,那麼腐敗就很容易滋生、蔓延。
  解說:
  中央部門主管的社會組織和所屬單位應當是非營利公益性質的,但是它們不但牟利,還採取了五花八門的不當方式。如中華醫學會召開的160個學術會議中,用廣告展位、醫生通訊錄和註冊信息等作為回報,以20萬到100萬元價格公開標註贊助商資格,收取醫葯企業贊助8.2億元;未經批准違規收取資格考試復訓費1965.04萬元,將618個繼續教育培訓項目收入1.14億元存放賬外。衛生部醫院管理研究所將衛生計生委委托收集的醫院用藥數據,出售給醫葯市場調研公司,違規取得收入3527.1萬元。
  李成言:
  這些組織不可避免,都帶有政府行為,幾乎就是二政府,如果要這樣子,你別讓它既做政府的手又做市場的手,(目前)讓兩隻手都在一個身上,什麼行為都可以乾,這個領域就得不到監控、監管,甚至是腐敗高發的危險領域,所以要改革、要脫鉤,讓它們獨立。
  主持人:
  這次審計發現並移送重大違法違規案件線索比較多,達到了314起,涉及1100多人,主要發生在權力比較集中和掌握重要國有資產資源的部門和單位。審計也總結了目前腐敗呈現的三個特點:一、群體性腐敗問題嚴重;二、違法犯罪方式更加隱蔽;三、權錢交易收益遠期化。這些變化使得反腐工作越發艱巨。下麵我們再看看審計報告還揭示哪些問題?
  解說:
  除了側重反腐,審計也著力於監督財政專項資金的使用和管理。為了扶助行業發展,幫助弱勢群體,中央每年投入大量專項資金。但有些部門、有些人把這些專項資金儼然視為了“唐僧肉”,都想來分食一口。審計抽查了成品油價格補助、農機具購置補貼等六個專項的可疑項目,發現將近40%的抽查金額被騙取、套取。報告披露山東的三家公交公司,騙取了成品油價格補助1.6億元。
  審計工作人員:
  這三家企業套取(成品油價格補助)比例都超過了40%,抽到的寧陽那家達到了80%多,濱州市是達到了49%,新泰市達到42%。
  解說:
  這三家公交公司為多獲得油價補貼資金,採取了編造車輛車牌號、冒用其它公司車輛車牌、將報廢車輛車牌重新申報等手段多報公司擁有運營車輛數,同時編造車輛的運營路線、運營時間、行使歷程、全年油耗等數據。從2010年到2013年連年造假騙補,並且越來越瘋狂。
  審計工作人員:
  比如說濱州市它2009年實有300輛車,只虛報了40多輛,但到了2012年這一年的時候,虛報的超過了50%,當年就虛報了709輛車。
  解說:
  從虛報40多車輛猛增到虛報700多輛,是誰造就了造假騙補的瘋狂呢?公交企業申請成品油價格補助必須經過當地交通運輸管理部門的審核,在調查中記者發現,個別交通運輸管理部門以地方公交企業經營困難、為什麼地方多爭取中央資金、支持地方公交事業發展為藉口,對轄區公交企業上報數據審核形同虛設。另外,部分國有公交企業本身就是交通運輸局直屬企業,例如濱州市公共汽車公司為濱州交通運輸局下屬單位,公司的人、財、物由交通運輸局管理,每年油價補貼、虛報車輛數都得到了交通運輸局的默許。寧陽縣交通運輸局在配合公交公司造假後,甚至以借款的名義占用了騙來的補貼資金340.67萬元。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 李成言:
  監督審核的部門,如果是這樣部門出問題,我覺得它是知法犯法,應該受到嚴懲。
  社科院財政戰略研究院院長 高培勇:
  現在的問題是對於個人的違法違紀,我們有一套比較明確的措施加以懲處、加以糾正,但是對於部門這方面的措施是滯後的,部門的錯誤由領導班子做各檢查、寫個整改報告就不了了之了。
  解說:
  在專項資金方面,審計還發現專項資金交叉重覆、多頭管理、層層審批的問題突出。其中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審計報告中講到的,農民水事務類66個專項,確有9個中央部門、50多個司局、114個處室參與分配管理,到了省一級又涉及20多個主管部門,省以下也要層層審批。
  高培勇:
  養一隻雞誰都想去喂把米,在爭相喂雞的同時,實際上所追尋的就是財政資金分配權,在分配權的背後,實際上是部門的利益。
  解說:
  對專項資金的分配各部門都想著擁有審批權,但一旦分配、使用出現錯誤,卻經常出現責任主體不明確、問責無對象、追責無主體的現象。為此審計提出了從根本上理順各部門之間、各層級政府之間財政分配權責關係的建議。
  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 王雍君:
  現在人們比較關註中央與地方要清楚劃分財權事權,但是我們很少關註每一級政府職能部門之間,以及財政部門與職能部門之間,它們之間彼此權利和責任又如何去界定呢?那麼今年審計報告,把這個問題提得特別到位,我認為對今後改革是非常有幫助的。
  高培勇:
  站在國家治理的總體角度去做審計工作,並且把審計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那麼從這個角度來講,就是我們等於把微觀層面問題宏觀化,我想這是一種有機的結合,這正是我們推進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所必須有的一個重要方面。
  解說:
  一手抓重大違法違紀問題,打擊和懲處腐敗;一手抓體制機制制度性問題,推進完善制度和深化改革,體現了審計工作“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原則。從本次審計結果來看,中央落實八項規定、糾正四風的力度空前,對於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問題,審計也給出了很多非常具體的建議。但是從根本上來講,解決審計反映的問題就是要按照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的系統部署,把每一項的改革措施都落到實處,切實完善國家治理體系、推進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感謝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再見。
(原標題:2013年審計報告解讀)
創作者介紹

何韻詩

bx08bxbkv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